声螺

”死鸟又飞哪去了?现在店里这么忙,还到处乱逛。气死我了!“雅歌心里念叨着,起身跨过七零八落的模具,到窗口望一眼。

雅歌经营着祖传的声螺店,卖的都是自己做的声螺。现在是八月,海豚刚好顺着洋流来到小岛南边,正是做海豚声螺的好时机。用陶瓷土做成螺,放在竹炭上慢慢烤,再把藤汁熬出的糕小心地嵌在螺里,让海豚的声音慢慢在藤糕上长出纹理,这样一个海豚声螺就做成了。海豚声螺的声音又细腻又清亮,放在床头能驱散噩梦,挂在颈上能静心明神。这是雅歌自己设计出来的声螺,很是受大家的喜爱。大人会在小孩出生前来买一个伴着,让小孩平平安安地降临人间。

雅歌这个月都在加班,打算赶在夏末多造点海豚声螺,这一年好过个安稳。每个晴天,雅歌都会出海收集海豚的声波,不只是为了生计,更多的是雅歌已经爱上在海豚的欢快声中随浪起伏。阴雨天和夜晚,雅歌会坐在店门口对着火光揉泥、施釉,成型后送到炉子里。若是连日遇雨,雅歌也会做些雨声螺、蝈蝈声螺。

“喱,喱喱……”百灵鸟回来了,雅歌隔着老远就听见了,一股无比欢脱的劲,“哑巴哥,老哥我给你带回了个客人。”

斜坡下,一位姑娘徐徐向矮石屋走来,近了,向雅歌打了个招呼。雅歌忙擦了一把汗,楞楞地笑成苦瓜样。

百灵鸟被逗得笑个不停,“叽叽……叽”,差点撞在廊柱上。

雅歌瞪了一眼,扔过一把豆子,好让死鸟消停一会儿。

进店后,姑娘一直呆呆望着,眼珠子快被满屋子的声螺勾了去。姑娘轻轻拿起一个,贴在耳边,“————”。

姑娘脸上荡开了涟漪,映着火光,就像雅歌落日前归来时见到的海面。姑娘从未见过声螺,听着螺声又惊又喜。

姑娘又拿起一个,“呜呜~~”,和着螺声吟了起来,却只有空气穿过隙缝的沙哑。

“呼——咳咳,咳咳”,一个升调未完,姑娘咳了起来。雅歌忙递过一杯水,见姑娘牟子里快溢出了眼泪,手贴着脑门向姑娘打了个问号。

“我,失声了——再也不能像海螺一样,发出清亮的声音。”

雅歌很同情,示意能理解她的痛苦,希望她早点好起来。

姑娘摇头叹气,“医生说,我练歌过度,声带没了韧劲,很难再唤起它。”

雅歌内心一沉,神情凝重。寻思之际,雅歌转身去拿来纸笔,写下,“听爷爷说过,有个溶洞,水声清脆饱满,能理顺世界上所有发声膜的纹理。我可以带你去试试?”

姑娘读罢,看着雅歌坚定的眼神,决定去碰碰运气。

第二天,他们带着祖先记录路线的声螺,划船沿着海岸向东边驶去。海面无风,海水出奇的静,山上的绿好像流到了海里,把海染成了青色。

午后,他们进了溶洞,像进了一个硕大的声螺。所有的光线和声音好像都被挡在了洞外,洞内只有直钻心底的水滴声。

“地——咚,地——咚,地——咚……”雅歌觉得喉咙无比的湿凉,和炉火旁简直是两个世界。打着烛光,两人继续往深里去,洞越来越小,刚好能容下一枚小舟。穿过狭缝,两人进入了一个大溶洞,正中挂一个乳钟,一拱一拱的四壁围起一个钵。

两人灭了蜡烛,融入不见五指的黑。

“地——咚,地——咚,地——咚……”水,一滴一滴地落在两人的声带上,透过去,又坠入深底。偶尔,会有一两滴能流过声带。

姑娘放缓呼吸,微抬起下巴,让声带能更好地盛住水滴声。水滴声慢慢地牵动一些纹理,一个波纹一个波纹地往前流去,声带里错综复杂的网络一点点被撑起。伴着呼吸,声带一开一合,似乎恢复了弹性。姑娘试着发声:“你听我的声音。”

雅歌替姑娘高兴,一个声音从雅歌的喉咙里卡了出来,“——好——听”。

PS:第一篇短篇小说,仿照《老唐》

ChangeLog

  • 2018-05-25 修改小说逻辑,让读者更明白姑娘不是发不出声音,而是喉咙哑了
  • 2017-02-26 修改、编辑
  • 2016-11-01 初稿
「谢谢您支持」